Tuesday, September 25, 2007

怪.瑞士

我不得不唸一下,有幾件事我不惑也有一點點不滿。導火線是今晚的活動,以下說明之:

過去兩天胃痛得不得了,再加上睡得不好,原本計劃好去德國的行程就泡湯了,買好了(特價票不能退的)的火車票也報銷了。安先生見我痛苦了兩天,他又不能幫上什麼後,今天很體貼的說讓我們來一個悠閑傍晚 --- BBQ去!於是帶了肉串、做了沙拉、醃好雞翼、包好菜包(不是菜包子,而是用鋁鉑紙把切好的菜、瓜、菇加以調味包起為之菜包!)還租了一台車,帶同碗碟飲料我們出發去!地方環境很不錯,可以在指定地點自己生火燒烤,眼前就是有名水流急的River Arae,喜歡的可跳進去游泳。而且伯恩夏天不到十時天色也不黑,所以我們八時到達還是有很多人魚貫帶著大包小包的入場。我們在大草地上走著,找落腳點,不容易!因為郭小姐要不嫌太曬,要不嫌旁邊的人抽煙太兇。過了一會,終於找到好位置,坐下後又因安先生嫌草地太濕而且離可燒烤的地方太遠,所以重新上路再找落腳點。又過了一會,找到了,而且不太曬也很近河邊,安先生是以會下水姿態而戰的!這回終於二人都滿意了!因我們只得寥寥幾隻雞翼與兩三個菜包需要烤,安先生也懶得起火(而且要起火又不知道要等多久!)就去借用人家燒得正旺的燒烤火,當然人家也落落大方的給我們一角。我是因為太餓,根本無法走動,所以當然是坐著等吃,原來孕婦一餓起來真的不是說笑的,心情以光速滑至谷底,不能動彈。又過了一會,安先生帶回來幾隻烤得香噴噴的雞翼與一堆蘑菇,茄子。我就吃吃吃,實際的胃於是也開始平靜起來,連帶我心情也好回來。我們就在iPod音樂放送下東聊聊,西聊聊。一小時後,我的胃又鼓噪起來,我又餓了...便請安先生把吃剩的雞翼與一堆茄子拿回去爐火上加熱。再吃過後,也九時了,明天是安先生跟舊同學的兩天一夜遠行聚會,八時便出發(對!我又會去安媽媽家渡週末)。加上開始入夜,氣溫漸下降,我們也收拾細軟回程去。大概又一小時後,就在坐上車的一刻,我的胃又進行示威,我又餓了...沿途什麼也關門,連加油站的店也是沒亮燈的。二十分鐘過去,還沒有找到吃的,實在太餓,我開始有點抓狂。安先生提議回家煮,可是家沒有我想吃的...想著,已經到了家門口,孕婦的無理取鬧又發作,一個毛起來對他說了一句「你根本就不懂!」我就跑了下車。由於是斜坡的關係,車門關上的時候借了點力有點大聲,我懷疑這下也把安先生惹怒了,兩人悶著走回屋裡。對著廚房,我看到能做來吃又應不致於會吃後太胃痛的只有出前一丁,就生著悶氣吃完了。我也知道沒營養!這就是我不願意回家煮的原因啊!這一場悶氣挑起了我對其他事的不滿。

1. 怎麼這些瑞士人可以在一個完全沒有二十四小時便利店,沒有二十四小時超市但十時後便休想找到吃的環境下生活?現在的我餓,是立刻要吃的那種餓!便利店?沒有!三明治?沒辦法!Pizza?昨晚才剛吃過!麵包?那裡找?!後來我只要求可樂也沒買到...是我們亞洲人被寵壞了還是生活習慣太不好了?

2. 就在這週一也就是瑞士的電影折扣天,我和安先生就湊著去了看Die Hard 4,我沒有打算談這部電影,只想說說關於電影院的事。坐位和銀幕都沒有問題,基本設備也應有盡有,我不知道那個圓形放飲料的東東算不算基本設備,如果算的話,那是沒有的!也有點不便啦,我有好幾回差點踢倒那被逼放腳下的芒果汁。好了,開場!劇情緊湊,爆破、打鬥、飆車少不免,就在子彈橫飛的時候...出現了這麼一個中場休息...一秒之內所有炮火聲突然靜止...我額角出現了三條黑線...瑞士人都一臉理所當然的離座,有去解手的、有買雪糕的、有抽煙的,留下我呆了兩秒才反應過來,去尿尿吧。

3. 就這一點我不得不稱讚一下香港,在今年初實行了食肆全面禁煙條例!在瑞士的食肆就沒有,什至沒有劃分吸煙與非吸煙地區。對現階段的我來說,煙四方八面我攻來,通風系統又做得不好,出外用餐實在有點苛刻。

4. 在超市內有很多我沒有見過的東西。我沒有見過一隻完整的雞翼!你也許會問何謂一隻完整的雞翼?就是有雞槌、雞中翼與雞翼尖,瑞士賣的雞翼只有雞槌與雞中翼。我沒有見過新鮮的波菜、沒有見過罐頭湯、找不到淡奶、沒有見過午餐肉!真的有那麼健康嗎?

1 comment:

Mildred said...

Hungry Fish turned into incredible hulk >,~

Don't be too nasty to yur hubby ah

Y don't you ask Andreas to prepare for you pot of chicken/fish broth for noodles or whatever. Better than instant doll noodle ma.

Take care la Fi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