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ne 6, 2008

無聲無色vs繪影繪聲 (下)

續生產過程!

在 push 時可還真不簡單,一二三,吸!Push!呼!吸!Push!呼!吸!Push!呼!連續重複三次!好!小休!不夠半分鐘,陣痛又來襲!再來!一二三,吸!Push!呼!吸!Push!呼!吸!Push!呼!不要發出聲音!好!停止!Katrin 說我 push 的非常好,聽到這樣還滿有信心的,可是偏偏就在這緊張的節骨眼,又有了點小麻煩,就是陣痛的間隔時間太短,就連最後一 push 前的上廁所環節我也不被允許,醫生怕饅頭會在洗手間內滑出來。而且陣痛也不夠長久,每次陣痛我只能 push 三下,饅頭的頭就給卡住,不上不下。加上陣痛間隔時又不夠時間給我回氣。於是 Katrin 又再幫我加入延長陣痛的藥,好等子宮有時間收縮把饅頭推出來。在藥力發揮前,我又回到要忍著不 push 的階段...終於,什麼也夠長時間了!又再進入 push mode。這時候,我用盡所有的力氣,配合著陣痛來臨的時候順勢用力推擠,就像在便便時用力的情況一樣。這刻,安先生說要去洗手間也被我禁止!當然他還是去了,溫柔的 Katrin 便握著我的手,告訴我不要緊張。過了不知多久,安先生回來了,醫生也說看到了饅頭黑亮亮的頭髮,還問安先生要不要看一下,我不知道他有看沒有,只是聽到他直說 “有有有快了快了!!” 而且整個人顯得十分興奮雀躍,看到他的神情,想到饅頭就快要誕生,真令人忍不住精神起來!終於我感覺到頭已經出來了,可是這一波陣痛還隔得頗久的。為免饅頭卡在產道太久,也為免我用力過度,醫生爬到我的床上來幫我用力擠推肚子,在多擠了三四次之後,饅頭很快便滑了出來!我和安先生都感動得熱淚盈眶,大顆熱熱的眼淚不其然掉下。當然,我有多少是因為終於可以鬆一口氣!縱然我感覺像過了千年,但原來整個 push 的過程不過三十五分鐘。時間從早上十時零五分到十時三十八分,最後那一推,我還真感覺把我全身所有的力量送了出去,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就此把饅頭推出去,就只知道用力!還有像穿梭機升空的一刻,再探訪了外太空一躺般。差一點,我便把安先生的衣服撕破!

就這樣,完成了!在饅頭滑出來的一瞬間,暖暖的!

饅頭應該是被卡了一段時間,她沒有呼吸,所以她剛出來時醫生和 Katrin 就把臍帶剪掉,抱她到尿布檯上清理她的呼吸道去引導她呼吸。這時候,醫生便幫我把胎盤擠出來。不過在饅頭出生之後,我開心得根本感覺不到陣痛,也順便休息了好一會兒。後來有一波陣痛比較明顯(其實這個時候根本沒有痛感,只覺得下腹部有推擠壓迫的感覺),順著這一下陣痛,輕易地把胎盤排出。醫生和 Katrin 檢查過確定胎盤是完整後,便幫我做善後工作。整個生產過程由陣痛到生完只維持了五個多小時,還要我在頭一個半小時是沒有痛感的!所以沒有打無痛分娩針也沒有很難受。而且我能感覺到何時應該用力,何時是休息時間。當然如果我的生產過程不是那末短的話,我可能也需要止痛藥。很快,Katrin 便將包上暖毛巾的饅頭放到我的懷中,在生產準備課程裏頭,Katrin 有提到每位寶寶出生的時候都有一層天然的乳酪油脂,德文是 Käseschmiere,Käse 解 cheese。這層天然油脂對於寶寶的皮膚有一種滋潤與保護的作用,所以醫院只會幫寶寶洗頭而不會為寶寶洗身。等過了三四天,寶寶的皮膚吸收夠了油脂之後,才會幫寶寶洗澡。我還沒來得及仔細看清楚饅頭的模樣,只知道要讓饅頭舒服地趴在自己的胸前,兩手緊抱著她。我感受到饅頭強勁的心跳,急促的呼吸聲,看著她趴在我胸前雖然眉頭深鎖,但還像很有安全感的模樣,心裏有無限的感動,同時也還有點不太敢相信,在自己肚子裏培養了將近十個月的寶寶,終於誕生到這個世界上,與我們見面了!

接著 Katrin 便幫我洗澡,沒有很痛,只覺得腿軟軟的,又有點懷念大肚子的時光。九個月了,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,可就是懷念饅頭在肚內動那感覺。只是一晚之隔,她便已完全以一個獨立個體姿態存在,生命真的很奧妙。然後因正值午飯時間,細心的 Katrin 還把午餐送上,好讓我補充能量。在我吃吃吃時她便幫饅頭做初步的檢查:量身高、體重、頭圍,確認性別與手指腳趾的數目等等。出乎我意料之外,饅頭出奇地寧靜,還任由 Katrin 擺佈,她只是睜大眼睛靜靜的觀察四週環境,看看這個奇怪的世界。檢查完了 Katrin 用一條新的暖暖毛巾包著饅頭,在洗手盆幫她洗頭,洗完後還怕她冷著給了她一頂非常可愛的小冷帽。饅頭就恬靜的睡在我懷裡,慢慢的呼吸著。

在一輪步驟之後,Katrin 按醫院一般的做法,幫我們仨拍了首張全家褔後,便告退讓我們一家相處。到此時此刻,我才真正意識到我們組了一個小家庭,從這一刻起生命有了更深一層的意義。饅頭是我們兩個人共同創造的,從抽象到真實個體,經過近十個月的等待才看到的。我們靜靜地凝視我們正睡得香沉,恬靜的小朋友。一邊拍照,一邊欣賞。隨後在產房休息,待了四個小時,便回到我們接下來五天的單獨套房。在路上已看到醫院已更新了嬰兒誕生的公佈欄,1月14日,Noémie Toby Hieber 正式 on the list!她還是當天在 Zollikerberg 醫院誕生的唯一一個新生兒!

2 comments:

davie said...

Wow.....so detail......

阿咪 said...

感動~
當媽媽真偉大!